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生日禮物自己給

自己的生日禮物自己給,壽星的原則(?

就假裝我有在做事好不好(幹)

___

實在是令人煩躁。

柳生說實話強迫自己不要去在意搭檔鎖骨上的紅色印記,等等,為什麼他必須在意仁王雅治的鎖骨?這不太像他,不論是做為柳生比呂士或是紳士,他都不應該對著一個男人的鎖骨東瞧西瞧的。

更何況對方可是那個詐欺師,誰曉得他故意露出那個印記用意是什麼,難道只是要炫耀他交了女朋友嗎?秀恩愛用的那種。

那個印記應該是吻痕吧,沒看錯的話。

「柳生~今天練習不太專心呢?」仁王用著一如往常的口氣喊了柳生的名字,而被喊的人則是看了他一眼又繼續整理自己的置物櫃。

「柳生?」

「仁王君,我不覺得有什麼事會讓你一直喊我的名字。」

怎麼會沒有。

仁王的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笑。

「柳生,好壞喔,」仁王指了指自己鎖骨的紅色印記,「這個吻痕的事情難道忘記了嗎?」

見鬼的忘記,他根本不知道那個吻痕是怎麼來的又何來忘記之說,眼角餘光收回看向仁王鎖骨的視線,柳生完全不打算理對方。

看對方完全沒有要理他的意思仁王也不在意,他勾上柳生的脖子後在他耳邊輕輕的開口了,

「資優生喝醉了之後,真可怕呢。」

____

耶我生日我生日(喔

好了就這樣我不想打了(任性)

\柳生仁百年好合/

之後再來還點文......O<<...

评论(7)
热度(14)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