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つ

禁止無斷二次轉載,轉載請先詢問。
微博:@八乙女楽出來約會(還在摸索

 

跟親友借的梗

¤親友畫的圖,我借來用的

人家都說仁王雅治像隻貓難以捉摸。

高興的時候蹭一下你的手跟你示好,不高興的時候誰也料想不到他會做出什麼事情,當然蹭一下手這種事也只是個誇飾法,畢竟仁王雅治,怎麼可能真的蹭你手。

¤¤¤
柳生比呂士是偶然發現的。

那天立海網球部的練習剛結束,幸村才剛說了練習結束(可能束都還沒講完)仁王就不見了。

雖然他實在沒義務一直盯著仁王,但畢竟做為雙打的搭檔加上幸村笑著跟他說我相信柳生你會看好仁王的因素,他實在不得不。

不得不。

柳生長嘆了一口氣,為什麼這種事會落在我身上,他隨意的走了幾下,在陰暗的角落看見仁王雅治跟一個不認識的男人(是大叔吧,看臉的話年齡起碼四十上下)不知道講了什麼,然後仁王一手掀開自己的衣服、一手把運動短褲拉下露出黑色的布料給對方看。

大叔的興趣真奇怪啊,行啊,那就給你看吧?這是柳生讀了仁王的唇形所理解到的句子。

仁王並沒有穿底褲的習慣,所以想也不用想那件是內褲吧,而且講了那種話到底是想在想些什麼啊仁王雅治。

柳生臉色一沉,「仁王君,你在做什麼。」

看到柳生突然出現的男人似乎也是嚇了一跳,他拿起放在地上的公事包便馬上跑走,看見柳生出現仁王倒是沒有男人的驚慌失措,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盯著柳生瞧。

完全不想理一直盯著自己瞧的仁王,柳生一把抓住對方的手腕,「剛剛很危險啊,仁王君。」

「那個大叔居然會想看男生的內褲誒,你不覺得很好笑嗎?」仁王難得笑了個開懷,「簡直太好笑了嘛」

「一點都不好笑,仁王君請你認真一點,」看見對方還笑得出來柳生有些頭痛,但還是露出氣急敗壞的表情,「那個人是變態啊,你應該通知師長......」

豈料仁王突然停止了笑容,「我知道啊。」

「咦?那......」

「明明可以假裝沒看到的嘛......柳生君。」無視於柳生疑惑的臉,仁王露出一個邪佞的笑容,同時說著令人不解的句子。

後記:
安我是Mitsu........
這次借了親友的圖來寫文
到底是多久沒寫文了好累(也好雷)
喜歡的可以 可以跟我講一下(。
我繼續去肝遊戲()

评论(6)
热度(12)
 

© み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