みつ

禁止無斷二次轉載,轉載請先詢問。

 

記憶的裂痕01.

❇跟原作劇情有差入

❇完全我流寫法、我流劇情,慎

❇角色ooc(

沒有人會想過稀鬆的平常就是這麼輕易崩壞了,

也沒有人注意到日常逐漸在偏離軌道,

它悄悄的變成另一個我們不熟悉的日常,

但我們始終沒有發現,也沒有察覺到。

《A side. 柳生比呂士》

如果沒有遇到仁王雅治他的人生應該是很完美的。

比如說找不到仁王的時候真田不會第一個時間要他去找;比方說所有人都不會覺得她跟仁王有一腿(還聽過說什麼你們立海網球部全是GAY這種話,要知道真田聽到肯定氣炸);比方說他不會加入網球部跟仁王組成雙打。

雖然也是一念之間,但柳生曾經也這麼想過。

想歸想,但跟網球部的大家相處已經是他日常的一部分了,說實話比起在大家面前當資優生或是一個人獨處,是挺喜歡現在這種日常的。

很稀鬆平常。

柳生說實話是個懂得控制自己情緒的人,有別搭檔的任性、自由,或是該說是灑脫,他一直覺得自己是很有自制力的人,至少跟仁王比起來。

可是再會控制自己的人也是會有失控的一天。

可是再稀鬆的日常也可能會有崩壞的一天。

事情發生在暑假、立海某天訓練結束之後,那天很熱,熱到仁王雅治訓練到一半就翹了練習,雖然其實沒有熱這個理由也足夠對方翹練習。

真田說再麻煩他了,理所當然。

他繞到洗手台附近,畢竟仁王會去的地方......除了需要陰影再來就是夠隱秘,他一眼就看見仁王坐在建築物的影子內,嘴巴張得開開的好像在睡覺,白色的髮絲被風吹亂。

有風。

柳生蹲低。

「仁王君,真田君在找你。」

「......柳生?」仁王睜開眼,「好熱。」

「那構不成翹練習的理由,即使不為自己想你也該為我想。」

「可是我對熱苦手,無法克服。」

大概是真的太熱了,柳生也沒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仁王君一直以來都只會帶給我困擾呢,」

「如果我從來沒認識過你就好了。」

「......那你一開始就不該加入網球部的,」仁王沒有生氣,不過比起生氣或是不開心,他的臉上出現一如往常的笑容,「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你不會選擇加入網球部的吧?」

「早知道會認識你這樣令人頭痛的人我死也不加入。」

「是嗎。」

氣氛突然變得很差。

柳生想了想他們除了第一年開始搭檔以外,沒有一次彼此之間氣氛會冷成這樣。

他覺得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總之就是這樣,真田君找你,不想回去的話我也懶得管......」

「如果柳生覺得沒認識我會比較開心的話,那我也希望自己跟你沒認識過。」

他總覺得仁王話中有話,但說不出哪裡怪。

仁王金色的眼睛盯著他看了下,他本來還想問怎麼了的時候,遠方傳來丸井聞太的呼喊,他當下也沒想什麼就走了。

那是柳生最後一次看到仁王。

暑假的最後一天,最後一次看到仁王。

開學總是學生的惡夢,但柳生做為學生會風紀委員長其實很習慣早起這件事,就是一如往常。

然後一如往常的盥洗程序後用過早飯,一如往常的搭電車到學校。

「真田君早安。」

「早安。」

很平常的打招呼。

可是好像......哪裡怪怪的。

柳生轉頭看了看真田,「真田君,後來他有去找你嗎?」

「你說誰?」真田露出疑惑的眼神。

「那個啊,仁王君。」

「柳生。」

「嗯?」

「仁王是誰?」

「欸?」

嚴肅正經的真田也會開玩笑啊。

「真田君這不好笑。」

「我沒有在開玩笑,」真田一臉正經的開口,「你說的仁王是你的朋友嗎?」

「仁王君他是我們的......」柳生頓了頓。

「對欸,仁王是誰?」

ㄧ他想不起來。

《B side. 仁王雅治》

感覺就是輕浮隨便的人。

仁王雅治當然知道在大家的眼中他的評價是如何,跟搭檔柳生完全相反。

老師們講到柳生的時候總是止不住的誇獎,講到他的時候個個都唉聲嘆氣,擔心他畢不了業啊或是音樂成績太差之類的。

不要說老師,部分同學講到他也是會有這個反應。

柳生對他的想法大概跟那些「部分」的同學一樣,雖然他有時候也是會覺得對柳生這樣不太好但是,他是仁王啊,隨心所欲才是他想過的日子。

比方說真田常常要柳生帶他回去。

可是很熱嘛,而且貓還沒餵,餓死了怎麼辦。

比方說他常常被丟包給柳生。

暑假的最後一天立海的訓練也告一段落了,那天天氣很熱,是暑假最熱的一天。

仁王對熱很苦手,因此他趁真田跟柳對打完之後偷偷溜去陰涼處休息,那個地方要是不仔細看的話應該很難發現的才對,他心想。

直到柳生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柳生?」他睜開眼睛,「好熱。」

一如往常的藉口。

其實他以為柳生會說真拿你沒辦法之類的。

他以為。

但柳生大概也失控了。

「如果我從來沒認識過你就好了。」

大家的想法大概都一樣吧,沒有認識他的話生活就不會被他搗亂了;沒有認識他的話生活就能過的比現在還好了;沒有認識他的話,他想不下去。

「也是呢。」他說。

即使只有一點希望也好,如果柳生的願望能實現的話,他大概也會覺得很高興。

畢竟是一直容忍他的人。

畢竟是一直幫他收拾攤子的人。

畢竟,一直是他搭檔的人。

他看著柳生離開的背影唸唸有詞。

開學的第一天對學生一直都很殘忍,雖然其實不管是不是第一天他都處於賴床的狀態,姊姊仁王佐緒打開房門拽著他衣領要他起床,他才心有不甘的下床並走到廚房。

「雅治起床了啊?」

「姊姊太暴力了。」仁王打了個呵欠,「吃完早飯我要去搭電車了,雖然大概也是會遲到。」

母親轉過頭露出一臉疑惑,「搭什麼電車?」

「什麼搭什麼電車,上學啊。」

「可是學校步行就到了啊?」

「啊?立海有那麼近的嗎?」

佐緒剛好也來到了廚房,聽到弟弟的話表情也變得很怪,「什麼立海啊,雅治你沒睡醒嗎?那在神奈川欸。」

「我們不是就住在神奈川嗎?我讀立海欸?」

母親看著他嘆了口氣同時說了句,

「我們住東京,你讀冰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期望有多少迴響😂

畢竟是第一次嘗試背離原作劇情這麼多的文.......

懶癌發作的話或許只有這篇,沒有的話就隨心情

评论(2)
热度(7)
 

© み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