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鶴一期試水溫 ( ˘•ω•˘ )

天啊只是這麼短的試水溫我居然打到4點如此龜速

最近手感又不見了救命TT

HP目前打到一半←

最近要上班根本很難找時間來寫文哇QQ

※只是作者試水溫

※因為有點想睡所以就(刪除線)

※文筆渣到不行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

吶、喜歡這個字眼你會對我說嗎?

鶴丸國永覺得一期一振是不會對他說喜歡的,縱使一期知道他老是跟在他後面打轉的原因是因為喜歡,但他卻沒有狠下心來拒絕了他。相反的,一期選擇了更殘忍的方式ㄧ沒有明白拒絕但對他還是如往常般的溫柔,鶴丸覺得沒有比這更令人殘忍的方式了,真是沒想到一期一振這個人其實很殘忍呢。

有關於一期喜歡誰這件事其實他老早就看出來了,發現的時間點是一個炎熱的正午,一期跟他坐在房間外頭照顧栗田口的弟弟們的時候,他正巧瞥見了一期偷偷望著正和小狐丸有說有笑的三日月宗近,那是他從沒看過的他,是任何人都沒看過的一期一振。

原來是喜歡三日月啊,鶴丸國永隨口對一期一振那麼說,本想欺騙自己一期肯定會像平常那樣大聲說不要開玩笑了,但現實是殘酷的,一期一振反駁的口氣聽起來像是不好意思而不是確確實實的否認,聽在鶴丸耳裡簡直一陣刺痛。

他早就被他給甩了是嗎?只有自己還痴痴等著一期回頭的那天,但一期的選擇就像是一條單行道似的,不會因為可憐他就跟他在一起,當然這也不是他想遇到的情況,他不需要一期的同情,同時他也相信一期不會想這樣做的。

『ㄧ我喜歡你唷』

鶴丸國永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有不斷的重複著喜歡這個字眼,縱使一期不會把他當一回事他想他還是會一直跟一期說喜歡,至於什麼時候會放棄或許要等到闔上棺材那一刻他才會住口。如果他沒辦法再呼吸、沒辦法再笑著跟一期一振說『喜歡』,他想那一定是自己生命走到了盡頭的那天,不知道那時一期會不會為了他而哭泣呢,但一期不適合哭的啊,那漂亮的金色眼眸哪適合眼淚呢。

「一期,答應我,我死的時候不要哭。」

「為什麼?鶴丸殿下?」

「因為到那時候,我已經沒辦法再幫你擦掉眼淚了。」

他覺得自己是個心胸狹隘的男人,他沒有辦法像跟其他人一樣話家常的跟一期說哭了也沒關係唷反正三日月會代替我照顧你、會替我擦掉你的眼淚,他說不出口這樣子的話。都活了不知道有多久了,卻仍舊心胸狹隘是嗎?鶴丸國永,難怪一期常說他像個小孩子一樣,小孩子是很心胸狹隘的啊。

不過想想何來代替這說詞,本來一期一振就沒有喜歡過他,那藍髮男人眼睛追逐的只有三日月宗近,既然沒有喜歡過到底何來『代替』這種說詞,一切或許只是想安慰自己說一期其實也是喜歡自己的吧,越想越覺得心酸、覺得痛苦。

他沒有聽過一期對他說喜歡,從來沒有。想著想著他有些嫉妒起三日月宗近了,那個被一期喜歡上的男人卻毫無自知之明,還露出像是看著後輩的眼神看著一期,他在他眼裡沒看到對於一期一振這個人的喜歡,他只看到許多的疼愛眼神,像是看著晚輩那樣的疼愛著一期,卻不會把他當成對象。

一期一振跟他是同一種人,拼命追逐自己喜歡的人,但悲哀的是不會得到對方的回應,即使說了『喜歡』卻一點用處也沒有,就像對著空氣揮拳一樣的毫無用處,毫無用處卻又把自己弄得渾身是傷。

連一句喜歡都聽不到,卻還是願意為了對方付出一切,一期對三日月的感情又何嘗不是跟他一樣呢?如果一期都能堅持下去,他又怎好意思在他面前乞求著那份喜歡,一期的感情跟他的感情都不是那樣廉價的東西,不須強求而來。

「您還是不放棄嗎?」

「放棄什麼呢?」

「喜歡我這件事。」一期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有些古怪,說不上是愧疚還是擔心,鶴丸卻只記得他回了一期一句話,

「放棄喜歡你這件事,等我斷氣的時候吧。」

他一輩子都會喜歡著一期,縱使一期只追著三日月的影子跑,沒有回頭看他的打算,

ㄧ他也會一直喜歡一期一振這個男人,就像一期喜歡三日月宗近一樣的,一輩子喜歡著。

【完】

评论
热度(12)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