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忍足兄弟向】忍足侑士你知道三等親以內是不能結婚的嗎

  ※應該是吐嘈、歡樂向

  ※OOC 但我還是好想寫(檢舉)

  ※U17的時候吧應該(呃

  ___

  忍足侑士跟忍足謙也是表兄弟這件事眾所皆知。

  但他們兩個在交往的事情卻沒幾個人知道,倒是冰帝的國王跡部景吾在得知這件事的第一個反應說了句啊嗯本大爺早就覺得忍足侑士你是GAY了,然而你就真的不負本大爺的期待變成了GAY啊,忍足侑士聽到後只說了句跡部大爺你想多了這跟你的期待沒什麼關係。

  後來連四天寶寺的隊長白石藏之介也知道了,不過說來說去其實也得怪他們倆,當白石打開他們房門說欸欸謙也我們去練習吧的時候他正跟他家親愛的表哥兼戀人抱在一起,繃帶男看到後說了句嗯嗯你們真是痛快絕頂的時候他突然覺得這傢伙是不是看到兩個男的抱在一起所以開始語無倫次了。

  如果是立海大的真田弦一郎看到後一定黑著一張大叔臉說太鬆懈了之類的話。

  不過問題又來了,如果不是自家隊員真田大概也不會CARE吧,他是聽過真田吼了仁王雅治跟柳生比呂士,喔喔所以他們兩個果然是在一起的是吧。

  老千跟紳士什麼的,之前他看到仁王雅治躺在柳生比呂士的身上的時候他早該猜到。

  

  事情發生在一個午後,他們才剛結束了跟對方的比賽,忍足謙也累得快往生,不曉得忍足侑士是安了什麼心讓他累成這樣,所以他說了句忍足侑士你這個王八蛋後朝著對方吐了舌頭。

  「承蒙誇獎,」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鏡然後蹲下來看著眼前的少年開了口,「謙也。」

  「幹嘛」

  「我們結婚可好?」

  「蛤」

  「等一滿法定年齡我們去結婚吧,髮型要文金高島田禮服要白無垢」

  ...

  ......

  .........

  他媽屁話!鬼才穿白無垢!不管是他還是侑士穿他完全都不想看!而且他頭髮那麼短哪弄的起來文金高島田啊!

  「忍足侑士你他大爺知道三等親以內是不能結婚的嗎

  「我知道啊」

  「那你講屁話。」

  「可是謙也,我們是四等親的關係,」冰帝的天才開始算給大阪的浪速之星看他們的關係,「我的父親跟你的父親然後祖父,2+2=4你知道的吧?4大於3」

  「你可以不要用看著白痴的臉看著我嗎?可以不要理所當然說2+2=4的四等親理論嗎?

  「嘛這個是事實啊,而且我可是隨時準備好迎娶謙也當新娘的喔」

  「謝謝再聯絡。」

  「難道你不打算跟我結婚的嗎?!」

  「我們才幾歲你跟我談這個?!」

  正巧經過忍足堂兄弟旁邊的白石跟跡部看了看他倆,白石說了句嗯嗯痛快絕頂跡部則說了句啊嗯結婚這檔事不還很遠嗎一下說出口難怪忍足謙也會拒絕,冰帝的天才怎碰到愛情就腦抽了。

  而在後面的年輕小輩財前光跟日吉若則是互看一眼,內心難得有共同意識想了句:『媽的智障』。

  【END】

  後記:

  完全沒想過第一次寫完的網王CP是天才跟浪速之星(hmmmm)

  今天法律課腦洞ㄉ產物 

  如果有人也吃侑謙就好ㄌ(哭著對你說)

  怕有人不太懂2+2=4是什麼意思下面有圖↓(紅色的是數字1)

  題外話一下臺灣的法律是六等親以內日本是三等親以內 所以日本表兄妹是可以結婚的

  

  

  

评论(6)
热度(13)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