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柳生仁】同居者_Chapter1.

※應該是中長篇(???)
※年齡操作,時間點在10年後
※稱呼會稍作改變(因為都過了10年嘛)
___
『有時候我會這麼想,
所謂的愛情到底是什麼?
即使交了好幾任但我仍感受不到愛人的喜悅。』_柳生比呂士
___
東京的夜晚又悄悄的來臨了。

很多年前他還背著書包且在父親所制定的門禁時間前回家,以前的門禁好像是七點以前吧他印象是這麼一回事。

那時候網球部練習完之後大概五點了,換完衣服後他總是被丸井聞太或是切原赤也拉著一起回家,不過他倆都會在路上買點東西吃,金平糖、紅豆湯或是草莓蛋糕,他們總是說這麼好吃柳生(柳生學長)也買一點給你妹妹吧?

想想也是,女孩子最喜歡甜點了,所以他也買了一個給自己的妹妹,然後被丸井說當柳生的妹妹可真好啊比呂士真是好哥哥唷。

不過除了他們倆還有一個人也會拉著他一起回家,就是他的搭檔-詐欺師仁王雅治。

因為仁王習慣走他前面所以他記得很清楚對方總是駝著背走路,有時候仁王會不斷開口跟他講話,有時候卻什麼都沒說的自顧自的走。

他知道他們倆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很微妙。
但也說不上來是哪裡微妙就是了。

「.....比呂士,你有在聽嗎?」化著濃妝穿著暴露的女人表情有些不滿,她看向自己的男朋友然後用快等同於命令的句子開口,「我父親說最近想跟你吃頓飯。」

「好啊。」

「那我得去挑結婚要用的婚紗了呢」

聽到對方說到結婚他抬頭看了她一眼,「你說結婚?原來我們有要結婚的嗎?」

他問這句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他覺得雖然跟她交往三年了自己對這女人還是很模糊,他可不想跟其他人一樣婚後發現兩人不適又離婚。

結果這句話踩到了她的雷,她一個暴怒的馬上拿起酒杯潑了他一臉紅酒,還歇斯底里的大喊所以原來你只是在玩弄我嗎柳生比呂士,喊完後便轉身走人。旁邊的客人看到這幕都嚇壞了,沒想到電影或是連續劇的情節會在現實生活中出現啊。

他把自己的眼鏡拿了下來用桌巾擦了擦並同時嘆了口氣,自己其實也快受不了美里這種個性了,仗著她父親是醫院的院長就對他頤指氣使的,想不透當初那個紅著臉跟他告白的美里去哪了。

一個人的晚餐也沒什麼意義,柳生索性拿著信用卡去付帳,櫃檯人員看了他一眼然後說您沒事吧,他也僅僅是輕輕一笑說了句不過就是男女朋友之間的吵架而已,沒事的。
___
他剛剛跟醫院的後輩通完電話。

『柳生學長真是厲害啊,雖然有些人都說你是靠後門進來的,不過我真的很崇拜柳生學長喔!而且還有美里小姐那麼漂亮的女朋友!根本是人生勝利組。』

後輩里人滔滔不絕的說著他有多麼崇拜他或是多麼羨慕他,聽到對方這麼說柳生也僅僅只是回了嗯是這樣嗎,結果被里人說了句柳生學長真是的之類的話。

柳生比呂士是有些無奈,里人大概還沒看清楚美里的個性才會這麼說吧?想著想著他按了開然後走出了電梯打算回家後再看一次明天在醫學會議上要報告的資料。

然後他發現有個人坐在他家門口。

對方身上穿了一件白色長袖襯衫,下面則穿了一件牛仔褲,不過兩者都破破爛爛的。而且他脖子上圍了一條紅色的格子圍巾,對方還有一頭漂亮的白色長髮。

......那個髮色,坐在他家門口的人該不會是?!柳生連忙衝了過去然後抓住對方的肩膀逼迫他跟自己對視。

那雙金色的眼睛。
那顆在嘴唇下方的痣。
那張看了三年的清秀臉孔。

一切都太熟悉了,他知道這個人,這個消失在他生命長達十年的男人。但唯一不習慣的就是他的臉上多了些傷口,這傢伙是怎麼一回事是跟人打架了嗎?柳生蹙了蹙眉有些納悶。

了解對方應該知道自己是誰了,被抓著肩膀的男人一臉虛弱的笑著開口,

「柳生,好久不見了。」
TBC.
作者的話:啊終於寫了這對了(
回萌網王之後覺得乾這對也太可愛了吧(大吼大叫)
總之就是 好喜歡\^w^/
&我以前居然沒發現仁王ㄉ萌點 (柳生:我呢????
有沒有吃828ㄉ同好哇TTTT(每次都講這句
              

评论(11)
热度(22)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