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零薰短打】自言自語

  他望著躺在棺材裡的那傢伙然後自顧自的開口著。
  「朔間さん,下午好。」羽風薰邊說邊拉了張椅子坐到棺材旁邊,「跟你說喔,わんちゃん跟アドニスくん今天也在找你,而且わんちゃん還說如果看到你一定要打你一頓,嗚哇真是有夠粗暴的。」
  「話說回來杏ちゃん好像也很想念你呢,真是的,所以我果然還是最討厭你了,有你在她都不會看我一眼啊?」
  「所以你是不是該對我負責呢朔間さん。」
  講完這些他站了起來然後手摸向朔間零冰冷的臉,
  「開玩笑的,所以拜託你再一次跟我說話吧?我還欠你一句對不起不是嗎?」
  說著說著羽風薰笑著的臉上多了兩行眼淚爬過的痕跡,有些溫熱的淚水掉落在那個永遠不會再開口講話的人臉上。
  朔間零早就死了,一切不過就是他在自言自語罷了。
  【FIN】
  網王ㄉ文打著打著就來ㄤ死塔ㄌ←
  不知道在打什麼只是想打點東西抒壓,請噴小力點(ry
  

评论(2)
热度(10)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