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泉真】那個轉角

  01.
  遊木真有一個煩惱。
  他老是被瀨名泉騷擾,瀨名泉是他以前當模特兒的時候認識的前輩,雖然說是以前的前輩不過後來他們同校後也就變成了『以前的前輩也是現在的前輩』的關係,反正瀨名泉繼續他的騷擾行為遊木真繼續他的慘叫行為,這樣的日子一直是日復一日的。
  不過自從他在某條街的轉角看見正在餵貓咪牛奶的瀨名泉之後他總覺得自己內心是起了些變化,就像把石子扔進湖裡似的,心境上有了些變化。
  是戀愛嗎?
  不,不是戀愛吧?
  怎麼可能喜歡上瀨名泉。
  拼命否定自己喜歡上瀨名泉可能性的遊木真卻有了一個習慣,他開始會在那條街的轉角等瀨名泉的經過,不管是晴天還是雨天,瀨名泉總會經過這條街,這是他幾個星期觀察下來的結果。
  有時候他會拿著甜甜圈邊走邊吃。
  有時候他會拿小魚乾餵貓咪。
  有時候他會跟其他人講電話講得好開心的樣子。
  說到這個,自己好像很久沒跟瀨名泉說話了?而且他好像也很久沒纏著自己了,以前明明看到他就會喊ゆうくん~還自帶粉紅色的小花背景,但現在是算不上幾天或甚至是幾個禮拜沒講到話了。
  你不是說喜歡我的嗎?
  這麼快就厭倦我了嗎?
  騙子。
  02.
  今天是一個下著雨的日子,雨使得街上看起來增添了些許寂寞感。遊木真站在角落看著雨打在傘上亦或是忘了帶傘的行人身上,他看了看漸漸變大的雨便順手撐起了透明傘,而撐起傘後他就看著雨一滴一滴掉在傘的表面不發一語。
  泉さん是不會來的。
  所以他到底還在期待什麼?明明知道對方有了其他喜歡的人了,他卻還希望再次跟他講話,希望被那個人再次喊ゆうくん。
  老是逃著對方,最後連自己真正的心意都傳達不出去,他明明叫做『遊木』,卻完全沒有半點勇氣。
  好討厭自己,討厭沒辦法像泉さん一樣坦率的自己。
  而在那瞬間遊木真突然理解到了自己的感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他是喜歡泉さん的。
  然後他看見瀨名泉抓著朔間凜月的手走過他的面前,明明就在他面前了為什麼裝作沒看見他?而且為什麼抓著朔間凜月的手?難道泉さん喜歡上朔間凜月了?
  這麼想著的同時,遊木真丟下了手中的傘且跌坐在地上,他摸向自己的臉,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摸到。
  為什麼?已經難過到哭不出來了嗎?
  『ゆうくん,人如果過於難過是哭不出來的。』
  『為什麼?』
  『因為到了過於難過的時候,心臟已經代替眼淚間接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了。』
  所以他哭不出來。
  即使知道那兩人可能在一起了他還是哭不出來。
  這個世界是沒有後悔藥可以吃的,即使有,他也沒辦法拿出勇氣跟瀨名泉說喜歡,因為他過於膽小也過於後知後覺。
  『對不起,但我真的喜歡上泉さん了。』
  
  朔間凜月看向自己被拉著的手又看著瀨名泉,然後他突然甩開了對方的手並慵懶的開口了,「遊木他真的在那邊嗎?既然你看到他了為什麼不跟他打招呼?」
  「囉唆,我又不確定是不是他。」瀨名泉瞪向朔間凜月一眼然後握緊了自己的手,但因為過於強勁的力道導致未修剪的指甲掐進了肉裡,所以手心的地方開始流出鮮血。
  因為不確定所以他要當作沒看見。
  他要當作討厭他了。
  他要當作自己跟別人是一對的。
  他必須要傷害他最愛的人、讓他討厭他。
  -因為這才是對他們都好的處理方式。
  瀨名泉閉上了雙眼,有些掙扎的流下了眼淚。
  03.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天,遊木真反覆思索著瀨名泉的行為,牽著朔間凜月的手實在過於虛假了,他們兩個大概不是一對的吧。
  今天一定要跟泉さん問清楚且跟他告白。
  打定主意的遊木真便站在轉角等瀨名泉的到來,他是看到了他走了過來,但並沒有牽著朔間凜月的手,他一個人往他的方向走來,然後用有些憂傷的眼神看著他。
  憂傷什麼?
  「ゆうくん,你在嗎?」他一開口就讓他疑問了,什麼叫他在嗎?他不就站在他前面了嗎?
  「我不確定你到底是不是但是請讓我把你暫時當成ゆうくん,」瀨名泉一改平時的高傲臉孔,反而露出了一臉哀痛,「我真的喜歡ゆうくん。」
  「還有我知道你很討厭我所以才不願意面對我的。」
  「泉さん!不是這樣的!我覺得我喜歡上......!」遊木真打斷他的自言自語然後急忙想解釋些什麼,但他還沒講完便被瀨名泉的大吼給打斷了。
  「但為什麼ゆうくん你就那樣死掉了?!」且他吼出來後還流下了眼淚。
  誰死掉了?他嗎?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害的,」他崩潰似的哭著,然後無視路人的側目跪在他面前,「如果不是我、如果沒有我,ゆうくん就不會死了......」
  「我也很想ゆうくん,想到快死掉了。」
  「可是,我除了讓你討厭我做為補償外,我什麼都做不到了。」
  然後遊木真想起來了,他的確是死掉了。
  兩個月前的車禍導致他當場死亡,連送醫都來不及就過世了。而他正是在這條街道上被撞的,記得被撞的時候泉さん第一時間抱住了他的身體,然後也是用跟現在一樣的表情哭著說對不起。
  因為那時候,自己逃開了泉的告白。
  所以被懲罰了。
  遊木真也跪了下去且伸起雙手摸向了瀨名泉的臉,然後臉一個湊近把自己的額頭貼在對方的額頭上,
  『別說對不起了,泉さん,因為我喜歡上你了,且我並沒有認為生前遇到泉さん是很不幸的事情。』
  這些話語並沒有傳達給他,在他看到對方聽到他的告白後毫無動靜他就清楚知道了。
  -泉さん已經沒辦法聽見他的告白了,所以他也流下了眼淚,同時用已經成為了空氣一部分的雙手環抱住他。
  ___
  十年後瀨名泉再次回到了日本,然後走上了十年前那條街道。接著他用湛藍的眼眸看向熟悉的那個轉角,同時說了句『你還在那待著嗎?ゆうくん?』。
  【全文完】
  作者的話:嗨我是蜜 不好意思一直改筆名啊煩OTZZZZZZ(對)&我又爛尾&劇情一堆bugㄌ幹~~~~~
  我快忘記泉真怎麼寫了只想喊82愛愛(幹
  本篇的重點是小真『忘記自己已經死掉』這件事&他也是死後才發現自己其實是喜歡泉的,但卻再也沒辦法傳達給對方知道了。(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三小)某方面來說還挺諷刺的吧(大概)
  跟零薰那個『自言自語』一樣都是用一方死亡的背景來寫
  說真的 活著的時候想做什麼就去做 要說什麼就去說
  不然死了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想傳達的話再也傳達不出去或再也沒辦法傳達給死掉的人了
  不論是充滿悔意的道歉
  充滿愛意的告白
  真的就再也沒辦法傳達了。
  所以好好把握生命吧。

评论(9)
热度(13)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