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柳生仁】同居者_Chapter2.

『我是不是很卑鄙的一個人?
想著只要去找柳生他一定會收留我的,
但他不過就是基於『因為我們曾經是搭檔』這個詞罷了。』_仁王雅治
___
柳生比呂士看著眼前倒在沙發上的男人還是滿臉疑惑。

仁王雅治消失了十年突然又出現在他面前到底是代表什麼?他有很多話想問仁王雅治可是對方現在這麼虛弱也問不出個什麼東西來。

你怎麼弄成這樣?你這十年都跑去哪了?

我給你發訊息你一次也沒回過,電話也從沒接過,後來你的電話號碼變成空號就斷了聯繫了。
  
而且真田他們都以為你死了,還在墓園幫你弄了個牌位,每年都去祭拜的啊。

我們都在找你啊仁王。

柳生沒有把這些句子說出口,他只是搖了搖躺在沙發上的男人然後說仁王君你快點起來,就算要睡也不能睡在沙發上的。
  
「......雅治。」
「嗯?」
「叫我雅治。」詐欺師把臉從枕頭後方移開,然後看著他這麼開口了。
 
鬧哪樣啊這是。
  
柳生好像看到了十年前的仁王,雖然這傢伙以前並沒有要求過他叫他雅治,但現在這彆扭的樣子的確就是十年前的仁王雅治啊。
  
出於無奈下他只好看著眼前的男人然後喊了句雅治,起來吧的同時對方像是感到心滿意足的對他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他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笑的不過那個笑容讓他想起了以前在午後斜陽的網球場旁的椅子上,仁王靠著他然後也露出了跟現在這個一樣的笑容。
  
他們那時候都還年輕,年輕的不知害怕為何物。
  
「比呂士一個人住的嗎?」

「對啊,一個人住比較沒有那麼多麻煩。」柳生索性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推給仁王,而對方還是躺在沙發上連動都不想動。
  
真是敗給他了。
  
柳生從他虛弱的表情只能猜測說他大概是生病了吧,於是他跟仁王雅治說了句你在這不要動我去弄點吃的給你,對方聽到後講了烤肉這個字眼,柳生是有聽到但他什麼都沒回答便走去廚房自顧自的做起了餐點。
___
他當然沒有弄烤肉給他吃,仁王雅治看著桌上的粥一臉茫然還說了句這是把我當病人的意思嗎,柳生反駁說你現在這樣不像病人像什麼,總之快點吃吧。
  
「能不能別只吃粥啊。」仁王看了柳生一眼,「我又沒有生病,只是餓太多天而已。」
  
「將就點吃吧,我家也沒多少食物給你吃。」
  
「好吧,謝謝比呂士的招待唷。」仁王緩緩的坐了起來,然後舀了一口粥到嘴裡。
  
「粥很燙你慢慢吃,」柳生看著眼前的男人後清了清嗓子,「你這十年跑哪去了?」
  
「怎麼了?你想我嗎?」仁王看向他然後露出一個狡詐的笑容。
  
「曾經跟自己是搭檔的人如果突然消失十年又出現在你眼前,你會說不想他的嗎?」柳生說,「說不想也是騙人的吧。」
  
仁王雅治說了句嘛也是啦然後低頭繼續吃他的粥,而柳生則是蹙眉看向他,他總覺得自己遺忘了什麼跟仁王有關的事情。
  
十年前他在立海大附中三年級畢業的當天意外出了車禍,而仁王消失在他們眼前是在車禍發生後過了兩三天的事情。他印象車禍前仁王在櫻花樹下有跟他說話,但車禍後他怎樣都想不起來對方到底是跟他說了什麼。
  
所謂跟仁王有關的事情應該就是這件吧。
啊,頭好痛。
  
「你可不可以讓我住在這裡啊?」
「什麼?」
  
「不能收留我嗎?比呂士?」仁王放下了湯匙,然後把身子縮了起來,「不然我只能睡公園了。」

他覺得自己沒有立場拒絕。
  
不論是站在朋友或是昔日搭檔的角度來看,他都沒有立場拒絕仁王,應該說從他們組成搭檔之後他對仁王雅治就很沒辦法。
  
不論是他提出我們交換身分跟青學的黃金雙打對打好不好的時候;或是他要做惡作劇請他幫忙掩護的時候;還是他闖禍要他用學生會的權力幫他收拾善後的時候,柳生想了想自己從來就沒有真正拒絕過仁王雅治。
  
『你不會拒絕仁王,是因為你其實喜歡他的吧。』

柳生突然又想起了丸井對他說過的話。
  
他喜歡仁王嗎?他喜歡這個詐欺師嗎?

好像很久以前這個答案是有的,不過現在貌似也不是那麼重要了,不管如何仁王有自己的人生要過,總不該為了這個問題絆住了他。

「......我明天打一把備份鑰匙給你。」最後他還是投降了,不否認當那雙金色的眼睛看向他的時候他是有那麼一瞬間覺得對方真的很可怕,那個知道他一定會答應的眼神望著他他就說不出口拒絕的話。
  
聽到柳生這麼說的仁王輕輕的笑了出來,「比呂士果然會答應的呢」
  
「因為我們是搭檔啊,」看著仁王伸了個懶腰柳生接著說了,「時間也晚了,飯快點吃一吃去睡覺吧。」
  
「你都不繼續問我這十年去哪了」
「我明天再問你,今天時間晚了。」
「我跟你睡嗎?」
  
柳生看了他一眼,似乎很想說多大的人了自己睡不能嗎,不過他始終沒有那樣說,「你開心就好,但如果要跟我睡麻煩你不要像國中網球部合宿那樣踢被子,或是打我。」
  
「或整個人抱住你嗎。」仁王雅治笑了起來,下場就是被對方瞪了一眼。
  
仁王還記得。
  
當年他們合宿的時候他跟仁王被分到了同一房,雖然說他們是搭檔所以會被真田分到同一間很正常,但這傢伙睡相超級差的,找遍全宇宙可能還找不到比他睡相更差的吧。
  
他記得仁王睡夢中還打了他一拳,而當他轉過去想罵他的時候對方卻伸手抱住了他,像是找到什麼歸屬似的把他抱得緊緊的,還露出一個跟平常不一樣的笑容。
  
要他形容的話那時候的仁王很像小孩子。
  
仁王被他瞪了一眼後雙手舉起來說好了好了別那樣瞪我啊,我會努力控制好自己的睡相的,雖然聽在柳生比呂士耳裡他就覺得這傢伙八成是在敷衍他。
  
詐欺師擅長的並不是網球,而是胡說八道。
  
柳生索性把對方拉進自己的寢室,雖然走在後頭的男人嚷嚷著好痛啊比呂士你抓太緊了,但柳生壓根不想甩他。
  
「這算是同意我跟你睡嗎?」仁王笑了起來。
  
「因為我覺得你會跟我一起睡,」稍微頓了頓,柳生停了下來手也放開了原本抓著對方的手腕,「不對,不是我覺得,是我很肯定你會跟我一起睡。」
  
「你哪來的猜測」
  
「我們曾經搭檔了三年,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像是被說中心聲的仁王朝他眨了眨眼,然後躺到床上把被子一拉便說那我要睡了晚安,柳生看著在床上的那一團有些無奈的開口說喂你還沒洗澡啊,髒死了。
  
叫了一下看仁王完全沒有要理他的意思柳生也放棄繼續跟對方的戰爭,畢竟上了一天的班加上跟美里的事情他實在也沒多餘的精力跟仁王你來我往的。
  
「我先去洗澡,拜託你至少在我睡著後也去洗個澡。」說完他便走出了臥房,留下一個人躺在床上的仁王。
  
仁王聽見柳生關上房門的聲音便探出了頭,他看著天花板跟床然後閉上了眼睛。
  
-的確是他最熟悉的味道。
TBC.

連著兩天發文還真是史無前例(ry

其實這篇很早就寫完了(大概去年12月吧)然後一直放到現在(爆)

總之先謝謝赤耳(?)太太不嫌棄還有其他看過點了紅心的人你們是天使TT

有什麼想法都可以在評論處跟我說!要跟我聊聊老千組也歡迎(我82跟28都吃) 以上!

评论(9)
热度(12)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