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兩篇仁王CP段子+一點近況(收後記)

如題(?)可以不看文但後記有點重要(喔沒人在乎

是之前丟在噗浪的

是82跟跡仁,

82的仁王是性轉。

沒問題我們往下↓

1.【跡仁段子_短打】

※同居設定,同居paro V/////V(什麼臉

※也沒什麼就只是我想吃跡仁ㄉ糧

※有腦洞私設+OOC 慎入

___

跡部景吾醒過來的時候大概是十點了。

他正要起床的時候發現身體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壓住了,掀開棉被一看發現有個白毛男人正抱著他的腰,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抱,對方抱得很緊。

這就難怪本大爺昨天會夢到被狐狸用尾巴給纏住身體了,跡部嘆了口氣且伸手揉了揉男人的頭髮,被揉的男人發出一聲唔嗯後把跡部的身子抱得更緊。

「仁王,該起床了。」

「再睡一下......」

跡部看著仁王是有些無奈。

大概是在他國中的時候吧,『球場上最可怕的詐欺師』這個稱號傳遍了各個學校,身為冰帝網球部部長的他理所當然也知道仁王雅治這個人的存在,但由於接觸機會不多他也沒放太多心思在仁王身上。

後來他們因為U-17訓練營的關係更進一步認識了,他甚至還在猶豫不決的仁王後面推了他一把,他想了想自己或許就是從決定推仁王一把的那天起就被仁王雅治這個人給套住了。

其實他一直以為自己會推仁王一把不過就是因為一時的鬼迷心竅,而仁王也僅僅只是順勢接受他的好意罷了。

然而事實好像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在日本取得勝利回國的那天晚上,坐在他旁邊的仁王貌似是睡著了頭直接靠在他的肩膀上,看著微微張開嘴的仁王,跡部竟有一瞬間覺得仁王其實還挺可愛的。

瘋了嗎這是。

然後他輕輕的吻了下仁王的嘴唇,結果被親的人突然睜開了青綠色的眼睛然後說了句跡部你幹嘛親我,噗哩。

他記得自己說了句啊嗯仁王你在做夢嗎?本大爺又不是GAY,最後一個字還沒落下的時候仁王卻已經先捏住他的下顎然後自己回吻了回去,就像是回報剛剛他做的事情一樣。然而跡部沒有再開口,只是跟仁王在夜晚的飛機上一遍又一遍的交換吻著。

他就當作是兩個人都瘋了,然而這一瘋就瘋了五年,他跟仁王在一起五年了,自己都不敢相信。

回想完跟仁王認識到交往的過程跡部笑了出來,根本連告白都沒有就交往了,實在是很不華麗。

「本大爺再說一次,起床。」跡部說完持續揉了揉仁王白色的髮絲,「不然本大爺的腰快斷了。」

被揉頭髮的仁王這次沒有再撒嬌了,他抬頭看了一眼跡部便開口道,「幾點了,噗哩。」

「十點多了,快起床本大爺叫人弄東西給你吃。」其實跡部也不忍心吵仁王起來,畢竟他昨天去實習弄得一身疲累,連洗澡也是他幫仁王洗的,而且他幫仁王洗頭的時候對方還發出些微的鼾聲。

「好累,噗哩」睡衣被睡亂的仁王慢慢的坐了起來,敞開的領口露出白皙的鎖骨,跡部暗暗想了想這傢伙是故意的機率到底有多大。

不就好在現在是十點不是四點到七點左右。

「累也得起床,本大爺可不會讓你一直抱著。」話才剛說完仁王又一把抱了過去,還順勢蹭了他幾下。

跡部看著黏在自己身上的仁王雅治覺得自己其實是養了隻狐狸吧,而且還不是成年狐狸是未成年的狐狸。在心裡嘆了口氣,跡部這麼想了,

-嘛,算了,這樣子的相處模式也挺好的。

【完】

2.【82段子_MC來了的話】

※仁王性轉注意

※OOC,少女心的仁王也挺可愛的對吧?

仁王雅治異常暴躁。

比如說丸井聞太開玩笑的跟她說雅治妳的胸部是不是變大了的時候她完全沒給她好臉色的說對啦乳牛閉嘴;比如說切原赤也跟平常一樣拉了仁王的辮子之後,仁王轉過去罵說切原赤也我給你三秒鐘你給我放手。

暴躁到讓人覺得奇怪的地步。

「柳生前輩-仁王前輩很奇怪啊,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切原赤也拉著柳生的外套開口,而柳生則是蹙了蹙眉。

奇怪了為什麼仁王的事情每次都要找上他?不管是之前仁王變成他惡作劇的時候或是仁王沒來練習的時候,每個人第一件事不是警告仁王而是先跑來找他說柳生(前輩)仁王她怎樣怎樣的,奇怪了到底關他什麼事。

「她說我是乳牛誒!」丸井聞太不滿的鼓起了臉頰,「好奇怪她平常應該會說『大概是被比呂士揉大的吧』」

「我從來沒有做過那種事。」

「啊不管啦!總之你去跟仁王談啦!就這樣。」

柳生:???關我屁事。

總之一臉生無可戀的柳生就被推去跟仁王講話了。

___

仁王雅治收拾好書包本來想要走去網球部找柳生,結果腹部突然一陣劇痛逼得她不得不摸著肚子跪在門邊。

好痛,快死掉了。

所以她最近心情非常暴躁,尤其是看到柳生跟其他女孩子有說有笑的時候她超級不爽,但柳生又不是她的誰她也不好說什麼,反正只是朋友嘛。

對他們只是朋友,仁王無助的垂下了眼簾。

「妳怎麼了?」突然聽到一個聲音的仁王抬起頭看發現居然是柳生,她有些疑惑的看著對方。

「沒事喔,噗哩。」她假裝沒事的扶著牆壁跟桌子要站起來,結果一個暈眩差點沒站穩又跌坐在地上。

幸虧柳生即時伸出了手扶住她,仁王覺得這個姿勢不是很好,右手扶著她的腰左手則抓著她的手腕,她在柳生對上她的眼睛前先把視線移開了。

「這叫沒事?」

「反正我沒事-柳生你怎麼這麼煩-」而且我又不是你的誰,仁王差點脫口而出這句話,但她硬是忍了下來還順手想撥開對方的手,但柳生卻把手圈的更緊了。

「妳是不是因為那個來的關係對切原君還有丸井態度才那麼差?」柳生開口詢問道,「不過不用問也知道,看妳剛剛跪坐在地上一臉快死掉的樣子,很痛嗎?」

「說廢話!男人怎麼會懂......哇啊!」

仁王驚呼了一聲-柳生在幹什麼啊?!為什麼突然把她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起?裙子這麼短用這個姿勢的話會曝光的吧,而且柳生的手好熱,貼在他大腿上的話溫度就更加感覺到『熱』這件事。

她伸手攬住柳生的脖子似乎是怕掉下去,而柳生則是嘆了口氣,「這麼不相信我?覺得我會讓妳掉下去?」

「不是,我裙子這麼短會曝光......」仁王臉突然紅了起來,看到她這樣柳生也沒說什麼。

他是第一次看到仁王臉紅,好像還滿......可愛的,說到底這傢伙內在果然還是女人。

「所以我不是早就說過叫妳裙子不要改這麼短嗎?」柳生說完便把手上的外套調了調姿勢蓋住了仁王的下半身,「下次穿長一點吧,我不希望讓別的男人看到。」

「咦?」

「就是我會吃醋的意思。」柳生突然停了下來看了仁王一眼,「跟我交往好嗎?」

「誒?」仁王徹底傻了。

「我喜歡妳,覺得不能放任妳這麼下去。」柳生開口,「詐欺的對象有我一個就好了,不要再去找其他人了。」

然後仁王什麼都沒講,手抓著柳生的衣服低下了頭不想讓對方看到她現在這副模樣。

-臉紅得不行的模樣。

【FIN】

後記:

好的仁王真的好可愛(住嘴)

跡仁算是意外吧(????
但我覺得說仁王的成長跡部給了他很大的助力
謝謝跡部。

然後我其實一直覺得說,比起一般人的『請你嫁給我』來說,老千組的臺詞是
『我願意讓你詐欺一輩子。』
我覺得這是只屬於柳生跟仁王的臺詞,很甜的那種。
不需要其他華麗的詞彙,僅僅用如此簡單的句子我就能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愛,柳生跟仁王是,真愛。(好了閉嘴)
真的要講老千組還有敘述我對他們的愛三天都講不完
我喜歡你們,所以請你們一定要幸福。

可能到五月之前這裡暫時不會丟新的文了(應該)段子可能有

要取消關注的隨意(?)或是願意等我回來的你們,我愛你們你們是天使。

因為第一次報攤上了所以最近可能會忙出本的事情,之後工商也會放這邊,那麼還請大家以後也多多指教了,有想說的話可以留在評論處,想看我寫什麼CP(任何我有接觸的作品都可以)也可以留在評論處,想聊天的也可以留評論處,我都會看,大家的紅心跟留言我都很感謝,謝謝你們不嫌棄文筆這麼差的我願意關注或是點紅心或是評論。

那麼謝謝大家、謝謝願意關注我的你們,我們五月後見。

柳生跟仁王結婚我此生就沒有遺憾。(幹硬要講

2017.02.23_蜜さん

评论(14)
热度(14)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