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柳生仁】直至死亡才知道的事情

※一方人物死亡有
※很短,只是段子,劇情0。
___
柳生闔上眼的瞬間仁王抱著他崩潰了。

他曾經以為柳生會一直在他身邊到老,到他們老得再也走不動、老得再也沒辦法在網球場上比賽的時候他們都會一直在一起。他一直很期望老了的時候還能跟柳生笑談以前的年少輕狂,然後被對方回說都多久以前的事別提了。

他一直很期望。

然而事實是什麼?事實就是柳生在他面前以很虛弱的聲音勉強的講出『仁王君,這是最後一次看到你的臉了』才閉上了眼睛嚥下最後一口氣。放在旁邊的心電圖機上頭顯示的綠色線條已經從波浪變成了一直線,仁王知道那代表什麼,但他還是按下了緊急按鈕賭了一個希望。

『不好意思,那個......柳生先生他已經......。』

他當然知道。

因為在抱著柳生的時候他已經感受不到柳生還活著的訊息,闔上的眼睛、沒了呼吸的鼻子跟嘴巴還有平靜的聽不到半點聲音的心臟,間接傳達出這個人早就死亡的消息。

那瞬間他一直欺騙自己柳生只是鬧著他玩的,就像報復他平日的惡作劇一樣,他情願真相就是這樣,接著柳生會跟他說仁王君果然沒有我不行啊,一邊順手弄亂他的頭髮。然後牽著他的手回到他們一起住的房間,開口說你還是快去找一個女朋友吧別一直賴在我家吃飯。

每次聽到柳生說起女朋友的事情他就很想說其實我喜歡的人就是你啊柳生,但他說不出口,這種事情要他說出口他不如去死。

不如去死。

「還麻煩仁王先生通知柳生先生的家人了。」

仁王眼眸一暗,他的確沒資格幫柳生辦任何事情,包括他的後事他也沒資格插手。

-畢竟他們只是朋友,只是最認識彼此的陌生人而已,除此以外他們什麼都不是。

葬禮那天天空很晴朗,仁王看著看著總覺得諷刺,幹嘛呢,這是替柳生慶祝嗎?慶祝柳生終於擺脫他這個麻煩了是不是?

搞不好柳生也覺得照顧他很煩吧。

仁王低頭抽了一口菸然後滑著手機裡的音樂,Wiz Khalifa的See you again他聽太多次了,大概再聽個一首就要進去替柳生上香了吧,看了看手錶的確也就是這樣。

他突然又覺得他應該跟柳生告白的。
可是人死了什麼都傳達不出去了。

滑著滑著他看到一個從來沒看過的音檔,標題是『詐欺師』,這首是歌嗎?而且什麼時候載的?仁王蹙了蹙眉後點開了『詐欺師』。

『仁王君,我是柳生。』

是柳生的聲音。

『跟你一起走了很多年了,要邁入第十二年了吧?說實話當初你讀大學的時候就跑來我租的公寓住後來畢業也賴著不走的時候我嘴上說給我添麻煩了,但我其實滿高興的。
還有有一件事我想現在說出來,即使會被拒絕我也要講。
但你八成不會注意到這個音檔,畢竟你雖然載了很多歌但真正喜歡聽的就只有那幾首。』

柳生很了解他啊,不過到底要講什麼?仁王聽著耳機裡沉默的幾秒,看來柳生是要說什麼大事才沉默這麼久吧,只不過他沒想到接下來的話會讓他好不容易才安撫好的情緒再度潰堤。

還聽著的耳機傳來了一句話,

『我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吧』
【END】
稿子......稿子是什麼我不會寫文.....(。
突然想到之前有人說柳生跟仁王註定會死一個
......我想也是(。
想說發糖發太久別人都忘記我寫虐的為主<
&跟我聊天~~~~~~(跑來跑去
題外話一下我覺得許嵩的蘆洲月好好聽(喔

评论(2)
热度(6)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