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Pocky day in 立海

OOC OOC OOC注意(很重要講三次)

【真幸】

真田弦一郎覺得非常不舒服。


當然不是說身體上的不舒服,如果會讓自己的身體感到不舒服那一定是他讓自己太鬆懈了,因此身體不舒服這種過於鬆懈的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今天不知道是什麼節日,看了一下行事曆也不是情人節之類的,那為什麼今天學校那麼多人拿著零食在吃,邊走邊吃違反風紀就算了,最重要的是還是男女一起吃同一根。


他們明明都還是國中生為什麼可以這麼,他說不上來那種感覺跟那個字眼怎麼講,他們明明都未成年而已為什麼可以這麼隨便的挽著對方的手,然後親暱地喊著名字,到底是有沒有聽過男女...

 

【POT】828日 七夕快樂!

七夕賀文啦,答應赤耳桑不能打混了,不過很短就是了(幹)

ooc有,畢竟我很久沒寫柳生仁了難免(ry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幸村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棵樹。


沒人知道幸村想幹什麼,就連真田也只是在旁邊看著幸村一臉溫柔的摸著他不知道從哪搬來的樹,其他人也都是一臉懵逼。日復一日,幸村每天除了盯著他們訓練外,就是照顧那棵樹。


看到這種情況反而想惡作劇一下的只有仁王雅治一個,號稱天不怕地不怕的詐欺師可不是講假的,在仁王才剛碰到一片葉子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一股寒風吹起,往後一看發現是幸村,幸村...

 

混更(好意思)

 

生日禮物自己給

自己的生日禮物自己給,壽星的原則(?

就假裝我有在做事好不好(幹)

___

實在是令人煩躁。

柳生說實話強迫自己不要去在意搭檔鎖骨上的紅色印記,等等,為什麼他必須在意仁王雅治的鎖骨?這不太像他,不論是做為柳生比呂士或是紳士,他都不應該對著一個男人的鎖骨東瞧西瞧的。

更何況對方可是那個詐欺師,誰曉得他故意露出那個印記用意是什麼,難道只是要炫耀他交了女朋友嗎?秀恩愛用的那種。

那個印記應該是吻痕吧,沒看錯的話。

「柳生~今天練習不太專心呢?」仁王用著一如往常的口氣喊了柳生的名字,而被喊的人則是看了他一眼又繼續整理自己的置物櫃。

「柳生?」

「仁王君,我不覺得有什麼事會讓你一直喊我...

 

日常那些小事(立海)

※混更,假裝我有在做事情
※只是想寫寫看日常,有82跟柳切
___
【1】
立海大附中男網部一直都是各校間談論的話題,畢竟王者立海大、常勝立海大每場喊,要人不記住也難,基本上他們的口號跟冰帝某位A氏K君同學的冰帝call是差不多的讓人印象深刻。

問題來了,這天有人問某某部員說你們男網部最可怕的懲罰是什麼啊?

「真田副部長的鐵拳制裁吧?」部員A開口不到三秒就被部員B說幸村部長對你笑得滿面春風、對你笑得一臉發寒才是最可怕的吧。

講著講著差點就打了起來。

部員C表示你們都還太淺了,明明最可怕的懲罰是聽仁王雅治唱歌好嗎,部員D則說錯了應該是教赤也英文,那才是真正的酷刑。

A跟B聽了聽表示好的,乖巧....

 

【柳生仁】直至死亡才知道的事情

※一方人物死亡有
※很短,只是段子,劇情0。
___
柳生闔上眼的瞬間仁王抱著他崩潰了。

他曾經以為柳生會一直在他身邊到老,到他們老得再也走不動、老得再也沒辦法在網球場上比賽的時候他們都會一直在一起。他一直很期望老了的時候還能跟柳生笑談以前的年少輕狂,然後被對方回說都多久以前的事別提了。

他一直很期望。

然而事實是什麼?事實就是柳生在他面前以很虛弱的聲音勉強的講出『仁王君,這是最後一次看到你的臉了』才閉上了眼睛嚥下最後一口氣。放在旁邊的心電圖機上頭顯示的綠色線條已經從波浪變成了一直線,仁王知道那代表什麼,但他還是按下了緊急按鈕賭了一個希望。

『不好意思,那個......柳生先生他已經.......

 

跟親友突然討論起如果老千組會傳LINE的話<

我:仁王大概會用貓咪貼圖洗柳生吧(誤解)

親友:然後柳生就已讀hhh

我:然後仁王繼續傳,就被柳生封鎖了(爆笑

親友:還有messenger呢

___

我是仁王親友是柳生

第一張是我(仁王)的視角

第二張是親友(柳生)視角

啊好想看他倆結婚(沒營養結論)

總之謝謝親友當我的柳生(wink)

&柳生都已讀我(哭哭啼啼)

不過到底是哪個國中生會半夜在傳訊息啊(爆笑

 

呀謝謝赤耳太太❤
赤耳太太是天使(/ω\/)❤

赤耳Puri:

于是还是没有画完呜哇……感觉好对不起你qnqq @蜜さん 

我还是不立flag说什么时候能画完了……被自己一口奶死qnqqqqqq

 

【柳生仁】同居者_Chapter2.

『我是不是很卑鄙的一個人?
想著只要去找柳生他一定會收留我的,
但他不過就是基於『因為我們曾經是搭檔』這個詞罷了。』_仁王雅治
___
柳生比呂士看著眼前倒在沙發上的男人還是滿臉疑惑。

仁王雅治消失了十年突然又出現在他面前到底是代表什麼?他有很多話想問仁王雅治可是對方現在這麼虛弱也問不出個什麼東西來。

你怎麼弄成這樣?你這十年都跑去哪了?

我給你發訊息你一次也沒回過,電話也從沒接過,後來你的電話號碼變成空號就斷了聯繫了。
  
而且真田他們都以為你死了,還在墓園幫你弄了個牌位,每年都去祭拜的啊。

我們都在找你啊仁王。

柳生沒有把這些句子說出口,他只是搖了搖躺在沙發上的男人然後說仁王君你快點起來,...

 

【網王】立海大附中男網部A書事件

※壓力大想寫沒營養的東西
※OOC注意 這不是演習
※因為偏輕鬆向所以調整了稱呼 仁王→柳生→比呂士(原作是柳生) 幸村→真田→弦一郎(原作是真田)
※有老千組跟真幸><

___
立海大附中男網部,其隊訓以鐵的紀律愛的教育聞名,而嚴格執行鐵的紀律的人正是-以為我要說部長嗎?錯了,執行鐵的紀律的人是網球部的副部長『皇帝』真田弦一郎,而部長幸村精市則是會在後面觀看真田的教育過程。

當然有時候幸村也會執行所謂愛的教育,但據某位2年D班的K氏A君同學說與其讓幸村部長執行愛的教育他寧願接受真田副部長鐵的紀律。

在真田跟幸村的教育(?)下正選都滿乖的,除了有時候切原...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