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22歲組隨手撇個

※文筆大退步

※我也不知道我在打什麼

※隨手,只是想打點東西

※個性OOC maybe,很怕大和粉追打YuY......(....
__________________
01.

很多年前他們還抱著彼此說要永遠在一起。

很多年前他們的確就像個青年似的那樣青春熱血。

很多年前他們曾經躲在樓梯轉角偷偷接吻。

但那畢竟是很多年前,現實是什麼?現實就是他們都老了,然後在看到對方的時候還能說著我們以前做了什麼事怎樣怎樣的,就像是老人懷念以前般的細數起來。

「我說二階堂。」
「怎麼了?八乙女。」

「不結婚的原因,是因為忘不了我嗎?」

他能聽見那個人在忘不了我嗎的字句上加重了口氣,就是那種態度他才覺得八乙女楽這個男人問人的感覺永遠不是『疑問』而是『肯定』。就像當初八乙女說了『要分手嗎?』那時候一樣,這男人永遠就是那樣說話的。

二階堂大和搖了搖手中的酒嘆了口氣,

「哥哥我啊,就想當個單身漢罷了。」
__________
02.

生而為人,總有不得不說謊的時候。

比如說那年解散IDOLiSH7的時候,比如說那年八乙女楽喝醉然後在河岸邊大唱Good Night Awesome的時候,比如說...比如說就在剛剛他對八乙女說了謊。

生而為人,從小老師就教導過說謊是不對的行為。

但老師們就是沒教導他們說『善意的謊言』或是『保護自己的謊言』,或許就教育者角度來看說謊就是不對的,沒有分什麼惡意、善意。

但他們就是忘記做為人他們就是有必須說謊的一天。

生而為人,坦率總是一件很難的事。

比如說那年八乙女楽追求小鳥遊紡的時候。

比如說那年他就是說不出不要分手。

比如說,他就是不想坦率的對著八乙女楽說出『我喜歡你』。

生而為人,他從以前到現在總是無法坦率。

「騙人。」
「哥哥是不知道你學著女生的口氣說『騙人』是要幹嘛啦,不過八乙女,你也變得有點噁......」

沒等他說完八乙女楽的右手就摸上他的臉頰,

「二階堂,你就是無法承認你還喜歡我對吧?」

八乙女的話將軍了這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3.

「我們都老了,都已經37的叔叔們了不要再講喜不喜歡了好嗎?」
「但有人就是喜歡自稱是哥哥。」
「因為哥哥就是哥哥啊。」
「我聽你在講,二階堂。」
「我就是搞不懂你啊,八乙女......」

「我知道你還喜歡我。」

他一直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

但在八乙女楽面前確實就是被看個透,做為一個男人他總覺得八乙女的的確確就是一個可怕的人,不管在哪方面都是這麼一回事。

然後他想起了分手那天他把東西扔了個精光的事情,有夠無關緊要的。

「哥哥我啊,是不吃回頭草的喔?」
「真巧,」八乙女笑出了聲,「我也是。」
「但你看起來想追我呢?」
「錯覺。」

「那哥哥可以說你覺得我喜歡你也是錯覺嗎?」
「不能,因為那是事實。」

該死的事實,見鬼的事實。

雖然就如同對方所講的那樣不過他沒有想跟對方說『不然我們就重新在一起吧』這種馬上打自己臉的話。

-因為早已過了戀愛的年紀了啊。

「所以二階堂你到底要不要承認你喜歡我......」

「噓」

多說無益。

想著想著,二階堂大和笑著喊了聲再來一杯。

【END】

後記:
第一次寫22歲組

感覺有點雜亂我自己也看不太懂在寫什麼......(ㄣ)

大概想表達的就是兩個人都老了(??)然後大和其實還是喜歡八乙女但到了最後就是沒辦法坦率就是了

生而為人,坦率不是容易的事對吧?

评论(6)
热度(12)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