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し難い

未經寒冬哪知春暖

 

【合奏】婚禮上的精靈(レオ杏)

※短打,OOC或許

※私設初相遇的時候場景<


月永レオ被邀請去參加婚禮了。

 

但他看到喜帖的第一反應其實是蹙眉,因為他對於新郎或是新娘的名字並沒有什麼印象,他就裸著上半身連樂譜都丟在地上僅自思考著,直到妹妹(るか)進來喊了聲哥、哥哥?衣服怎麼不穿的疑問句他才回過神來。

 

反正大概是之前見過面的吧,他這麼想著同時往地上一倒就睡著了,沒寫完的樂譜被るか撿了起來放到了他的桌上。

___

當天的婚禮レオ穿著白色的西裝在會場閒晃,且大概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比較成熟他還把瀏海往後梳、把頭髮放了下來。

 

但有些事情並不是在外表做改變就可以的,比如說不管怎麼改變外貌,月永レオ看起來的確就像高中生。

 

跟他搭話的女性其實不少,但一段時間後卻沒有什麼人接近他了。

 

『那小子不知道在紙上寫什麼,就算跟他講話也不會理。』,前幾個搭訕的女人發現這件事之後便一傳十、十傳百,然後漸漸的整個會場的人都知道月永レオ的

事情就再也沒人上去搭訕了。

 

「想不出來曲子......怎麼辦好呢唔-」

 

正當レオ盤腿坐在地上然後抓了抓頭思考著該怎麼辦才好的時候,一名穿著白色小禮服的褐髮少女踩著略有根的高跟鞋輕輕走過他的面前。

 

精靈?......是精靈嗎?!於是他一個箭步的衝上去抓住對方的手臂,突然被抓住的少女轉過去用有些驚恐的表情望著他,然後說了句怎、怎麼了?

「妳是精靈嗎?!還是也是外星人?!」

「我是人類啊?」少女困惑的望著他,被對方抓著而且臉跟臉的距離還很近,她臉上出現了些微的泛紅。

 

人類?她是人類?レオ愣了一下,然後盯著對方看了好一會,被看的人有些不好意思於是便率先開口了。

「我叫做杏,你叫什麼名字?」

 

「我嗎?我就是國王!無論何時都是裸體的國王!哈哈哈哈!」他笑了起來,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抱住了『杏』,「妳叫杏是嗎?我有靈感了!」

 

杏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レオ已經跑開了,她輕輕的嘆了口氣,遇到了一個很奇怪的男孩子啊,不過說有靈感到底又是這麼一回事?這麼想的同時杏聽到有人叫住了她,轉頭一看原來是她的朋友。

 

杏決定不再思考便轉身朝她朋友走了過去。

___

婚禮已經到了結尾,也就是新娘要丟捧花的時候了,杏四處張望著發現剛剛那個自稱是國王的少年並沒有出現,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出現在這場婚禮,不知道是跑去哪了。

 

「那我要丟了喔!1、2、3!」新娘說完便把手中的捧花往上一丟,而底下的人也開始騷動了。

 

唉這根本拿不到的吧?杏雖然伸長了手但發現還是拿不到就想說還是讓真正想結婚的人去接吧。

 

放棄的同時一個人影卻在大家的一片爭奪之中出現了,他在半空中用跳的方式出現在大家面前並搶走了新娘捧花,其他人跟杏還在疑惑的時候那個人卻已經走到她的面前了。

 

「杏!送妳這個!」是那個自稱國王的橘髮少年,他把手上的捧花跟幾張紙一起遞給了杏。

 

杏有些驚訝的接過新娘捧花再看了看那幾張紙上面到底寫了什麼,仔細看了看好像是樂譜。

-而樂譜的標題寫著『給婚禮上出現的精靈』。

【FIN】

後記:嗨嗨我是蜜>< 

天啊我第一篇居然是咧喔ㄤXDDDDDD

OOC或許我.....(應該自盡)

很難得是寫甜的(很難得???)

看的開心的話就好了><


评论
热度(9)
 

© 度し難い | Powered by LOFTER